作者/宋阳


李某,女,38岁,主诉:头部伽马刀放射治疗后持续高热一周。


患者于三年前发现肺部恶性肿瘤,一直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,近一月时觉头痛,复查发现头部转移,于河南省某医院行头部伽马刀治疗,治疗后住院观察期间出现高热,体温39度左右,持续一周不退,医院已束手无策,患者终日昏睡,精神衰疲异常,三年抗癌路,已令病人及家属身心俱疲,遂办理出院手续归家,拟准备后事。


家属抱着“死马当做活马医”的心态邀请余出诊,用中医一试,刻诊见病人卧床昏睡,面色暗黑,精神萎靡,家属将其唤醒,吾乃为其诊脉,诊罢一手换另一只手诊时,病人已再次昏睡,只得再次将其唤醒边诊脉边询问病情,询知病人畏寒肢冷,口渴异常,稍饮热水则汗出淋漓,且饮后仍不解渴,纳食差,大便微溏,小便频,舌淡红,苔白腻有水汽,脉象沉细无力。


处五苓散:猪苓15g  茯苓15g  生白术15g  泽泻28g  桂枝15g


三副,水煎服。每天一副,服药后饮热水助微汗出。


二诊:


病人服药两副时,病人家属来电,诉服上方第一副后约三个小时高热即退,然仍有低热,体温37.5度左右,第二副药服完,体温已基本正常。然今日患者自觉头晕目眩,呕吐不止,水谷不能进,求余再为其处方,本次因诊务繁忙,未能出诊,病人卧床又不便来门诊求诊,余乃据初诊信息为其更方,处《金匮要略》之半夏干姜散合《伤寒论》之苓桂朮甘汤:


生半夏30g  干姜30g 茯苓30g  桂枝20g  生白术15g  炙甘草15g


三副,水煎服。每天一副,初煎代茶小口频服。


三诊:


患者服上方初煎代茶小口频服,初服药时尚有呕吐感,待半副服完,呕吐已止,胃口渐开,三副服完,饮食基本正常,本次可以坐其家属摩托至门诊,观其面色仍然泛黑,精神依旧萎靡,诊脉之时时欲昏睡,但稍唤即醒,发热已退,但仍时觉恶寒,周身疼痛,纳食可,二便调,舌淡红,舌苔白稍腻,脉象沉细无力,仲景大论云:“病发热头痛,脉反沉,若不瘥,身体疼痛者,当温其里”,乃处四逆汤方:


黑附片20g  干姜20g  炙甘草15g


 三副,水煎服。每天一副。


四诊:


服上方身体疼痛明显好转,面上黑气较前消退,精神较前明显好转,诊脉完毕病人可在门诊前自己散步而未见昏睡,效不更方,上方续服五副!


按语:


本案病人初诊之时,据其发热口渴而饮不解渴、舌上有水汽、小便频数等体征,辨为寒邪客于太阳,膀胱气化不利之水饮证,处五苓散助阳化气行水,二诊病人表解热退,然水饮上逆依旧明显,处半夏干姜散合苓桂朮甘汤温阳化饮,三诊水饮已去,虽有身体疼痛,然病人恶寒,精神萎靡,阳虚之体,不可再行发散,乃以回阳救逆之法单刀直入,挽病人生死于一线。本案病人治疗过程虽一波三折,所幸终不负其家属所托,病人至今仍在吾门诊服中药调理,世人皆谓中医乃“慢先生”,其实不然,阅此案当知中医于疑难危重病之治疗,实有独到之功也!


更新日期: 2016年05月03日
文章标签: 肿瘤发热
文章链接: http://joinfun.net/post/200.html